立即打開
拜登上臺,商界會迎來好日子嗎?

拜登上臺,商界會迎來好日子嗎?

葛繼甫(Geoff Colvin) 2020年12月15日
拜登遠非是商界理想中的總統。但是經過四年的折騰之后,有他也將就了。

只有在2020年,首席執行官們才會接受一位宣稱要對企業增稅、加緊監管并大力強化工會力量的新總統。

目前,大企業多半都看好喬?拜登。當選總統上任后真正會做些什么或是能做些什么,這在很大程度上要看參議院的黨派構成,而且要等到2021年1月5日佐治亞州兩個席位的二輪決選結果出來后才見分曉。不過,拜登已經宣布了一旦可行必定采取的幾個具體行動。50年的從政生涯過后,他的天性昭然若揭。

用一句話來描述拜登的經濟立場就是:中產階層和勞動階層應該多得,富裕階層應該少得。他不是什么社會主義者;在其大部分政治生涯里,他一直是接近于不左不右。但是,去年夏天在賓州丹莫爾(以前是個煤礦礦區,離他家鄉斯克蘭頓不遠)做的一次重要講話里,他直言不諱道:“華爾街的銀行家和公司首席執行官們沒有為建設這個國家出過力。你們只要看看你們的鄰居或者你們的餐桌,就會明白是誰建設的這個國家。”丹莫爾的老百姓正是他一直爭取支持他的那類選民。

拜登的觀點在他說過自己最想改變的、與商界關系最大的政策中顯露無疑:

對公司提高稅收

拜登在這一點上毫不含糊,說增稅將是“(他上任)第一天”就要做的事,實際上就是推翻特朗普的2017年《減稅與就業法案》(Tax Cuts and Jobs Act)——只等國會通過。該法把最高公司稅從35%降到21%;拜登要把它提高到28%。他還說:“我們還要對海外利潤的征稅翻番,不鼓勵國人去海外發展。”與此同時,他會向以下幾類公司提供稅收優惠:把海外業務搬回美國,開展某些綠色投資,等等。不過,如果共和黨在參議院依然保持多數,這一切就無從談起。

加強工會力量

在拜登所有的政策清單里,這一條最對他胃口。“我就是個工會佬,”他在大選結束后發表的第一次關于商業與經濟的講話中如是說。“工會的力量會得到加強。”他做出如此保證是有底氣的,因為他的許多有利于工會的改革都屬于各監管機構的權力范圍,盡管他對這些機構首長的任命必須獲得參議院通過。他允諾通過兩個途徑來加強工會力量:允許工會以多種形式組建,給予勞動者新的法律保障。他說他還會對雇主實行比當下嚴厲得多的措施,以此保護受雇者,無論他們參加工會與否。“我們將增加勞工部的資金和人員,以便在全國大力落實工資、勞動時間、健康和安全規則,”民主黨的宣傳平臺承諾道。

實行新規章

除了與工會相關的規章之外,拜登也曾明言,他要把聯邦法定最低工資提高到15美元,還要設立一個公共征信機構,并且要求聯邦借貸計劃使用該機構——兩者都要受監管。他將規定把帶薪探親假和病假延長至12個星期,這也需要監管。他會憑一己之力“重振”根據《多德-弗蘭克法案》(Dodd-Frank Act)成立的消費者金融保護局,由他來任命局長。還有,他承諾要更加嚴格地審查企業兼并和并購計劃,而且通過司法部和聯邦貿易委員會來實施。

給奧巴馬醫保計劃增添一個公共選項

拜登的公共選項將適用于所有人。他將允許醫保機構就處方藥價格進行談判,并且允許進口低價藥品。美國的醫療保健業是美國最大的行業,占整個經濟的18%,但該行業普遍痛恨上述提議,擔心它們會大大削弱或摧毀該行業的大片領域。

增加2.4萬億美元基礎建設開支

這項改變會受到商界的普遍歡迎,而且實施起來應該不難。立法者們一致要求政府資金回流國內。特朗普總統也曾提出一個基建提案,但兩黨之爭如此激烈,以至于在過去四年里,國會無法就其細節達成一致。拜登若想做得更好恐也不易。

那么,為何有這么多首席執行官歡迎拜登勝選呢?去年9月在耶魯大學舉行的一次頂級企業首席執行官秘密會議上,77%的與會者說自己會投拜登的票,一批商界頭面人物——如微軟創始人比爾?蓋茨、臉書首席運營官謝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亞馬遜首席執行官杰夫?貝佐斯等人——則在他獲勝后迅速表示祝賀。商界領袖們松了一口氣,是出于幾個具體原因和一個重要的普遍原因。具體原因是,拜登不會像特朗普那樣不斷升級貿易戰,不僅是與中國,還包括與美國的盟友,特別是歐洲、加拿大和墨西哥。每有一個受益于關稅的公司,就會有另外幾十家公司受害于更高的進口成本以及對自己的出口施加的報復性關稅。盡管拜登發誓要對中國不客氣,但他已經做好給貿易戰降級的充分準備。

此外,拜登對移民很可能不會像特朗普那些兇相畢露。農業、建筑業尤其是技術產業都依賴于移民,也都受害于特朗普的限制政策和惡語相向,令移民們感到恐懼,認為自己不受歡迎。拜登不會敞開國門;他不希望移民從非工會勞動者手里奪走飯碗。但他說他會向無身份移民提供申請入籍的路線圖,并且停止突襲工作場所和居民區。

許多商界領袖接受拜登當總統的一個重大、普遍原因是,他們再也不能忍受眼下的亂局了。商界看重的是穩定、可預測性和確定性。特朗普無休止地反復糾纏于一些重大問題——增收關稅、關閉邊界、報復企業、退出北約——令商業人士身心交瘁。他們當中有許多在私下說,只要了解規則,他們就能進行競爭,如果規則老是在變,就沒法干下去了。

拜登遠非是商界理想中的總統。但是經過四年的折騰之后,有他也將就了。(財富中文網)

譯者:王恩冕

最新:
  • 熱讀文章
  • 熱門視頻
活動
掃碼打開財富Plus App
亚洲欧美不卡高清在线_高清欧美图片亚洲_欧美一级高清视频亚洲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